为何家政雇佣双方连喊“谈不拢

2019年10月22日 32次


摘要:前往各家政公司咨询、聘用家政人员的市民络绎不绝,家政市场也特别火爆。然而,最终达成协议的却很少。日前,记者从市区几家大型家政服务中心了解到,近年来,我市对于家庭保姆和保洁工作的家庭需求量增大,最终成交量却很少,即便达成协议,之后雇佣双方回馈的满意度也不大高。面对这样奇怪的现象,记者近日连续走访了一些家政公司、家政人员以及雇主,对此进行了一定了解。

家政公司:

客户要求多 生意难做

在走访的多家家政服务公司,记者了解到,由于没有相关法律的明确规定,雇佣双方在工作内容和工资待遇上还存在颇多矛盾,致使雇佣双方协议往往难以得到统一。特别在节庆期间,家庭保姆与雇主间因休假意见不能达成统一,需重新雇请保姆,以及中国传统的节前清洁房屋,对保洁工作的需求量增高,都使此现象变得更为突出。

眉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保洁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双节前要求对居住房子进行保洁工作的市民很多,公司工作人员有限,致使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量剧增。而雇主房子的脏污程度、面积大小不同等因素都导致公司对其收费的不同。但是,多数市民对此却并不买账,如此供需双方造成矛盾,协议也很难达成。

在东坡区落虹巷的某职介公司,工作人员也表示,许多市民请家庭保姆,结果却常常“谈不拢”。工资待遇是雇佣双方达不成一致意见的原因,另一方面,保姆的工作内容也起到很大影响。该工作人员说道:“市民一般认为家庭保姆应该能够带小孩,准备一日三餐,以及对房子做日常的卫生清洁,一个月两天假期,但是现在的很多求职者却会觉得工作过于繁复,对于房子过大清洁难和法定假期的休假问题也有很大意见。有的家庭保姆常常做了一两个月就与雇主不欢而散。”

家政人员:

工资待遇跟不上生活水平

对于家政市场火爆,最终达成协议却少的问题,家政人员对此有自己的想法。

10月8日下午,东坡区落虹巷人才招聘现场,家住东坡区白马镇的居民刘玉芳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前后与四位市民进行商谈,最终却没有落实接受一位的聘用。刘玉芳说,自己没有别的特长,以前在外地打工也是帮人煮饭洗衣,回乡准备找个同样的工作,然而,“煮饭打扫卫生那些都还好,只是一个月只有两天假期,而且工资开的800元,现在物价涨那么高,工资还停留在以前,我不能接受。”

而另一位求职者,家住修文镇的白秀英(音)在去雇主家看了环境之后,又回到了招聘市场。原因是雇主家房间面积太大,日常保洁工作有困难,“而且房子在六楼,还要求定期清洁窗户,又不会给买保险什么的,万一摔下去就太危险了”,白秀英说。同时,白秀英认为,许多雇主认为家庭保姆就该什么都做,但是他们提出的清洗窗户等工作内容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对此雇主应该定期请专业人士进行清理。

雇主:

应该有统一标准

面对家政人员的意见,雇主们也十分无奈。

家住黄州路某小区的刘阿姨,家里的保姆主要负责日常卫生的维护,照顾一个小孙子,以及家里的一日三餐。保姆工资两年前是600块,现在涨到900块,偶尔有事请假,大家好好协调基本也不影响生活,所以双方相处得都很好。之前为了迎接双节,刘阿姨多次与数家家政公司联系进行大清扫。但公司都提出房子面积及房屋脏的程度不清楚,要上门查看后再商议价钱。对此,刘阿姨认为,家庭保洁的收费标准应该统一价格标准,而不是由公司方视情况自由定价,“他说多少我就给多少,没有明码规定,太没有可信度了。”

在我市三苏大道东段金马花园小区居住的市民陈先生,对家政工作中的保姆一职也有不同看法。陈先生认为,如今传统的以雇主家为己家、全天候照顾的家政工作人员已经很少,新时代家政工作人员不满足于每天的单一工作,对待遇、假期的要求更多,对工作外自我支配时间的要求也提高。而人们往往需要的是传统性质家政,致使矛盾滋生。

业内人士:

眉山家政市场尚需规范

针对交流火爆,交易困难的现象,东坡区劳动市场工作人员表示,按照眉山物价水平,全天候家政人员工资应在900元左右,但是,许多到劳动市场求职的家政人员却对工资估计过高;同时,由于雇主与保姆之间的关系是雇佣关系,不是劳动合同关系,所以既不需要签订劳动合同,也不需要缴纳保险费用。待遇、工资等问题都靠雇主与服务人员自行协商决定,不能得到统一规范的解决。这些都造成了家政市场最终达成协议量低的结果。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我市家政服务业发展已经到达瓶颈口,建立健全的管理制度已经迫在眉睫。对雇佣双方易产生矛盾的收费标准、假期等问题进行有效的规范统一,将使家政服务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也能为老百姓提供更多便利,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够尽快规范完善。

友情链接
成都到重庆物流公司 试验机检测设备制造商 成都到哈尔滨物流公司 北京公司地址变更 北京公司工商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美女唯美图片 艳照门